最强大的对手为什么往往从企业内部产生?

(发布时间:2005-10-10 下午 01:03:09 )



解读中国企业的“赫鲁晓夫”现象


中国营销传播网, 2005-09-30, 作者: 罗建法, 访问人数: 3967


目 录
*第 1 页
*第 2 页
  自我实现的受阻,是内部强人变为外部对手的人性动因,超越人性 的贪权之恶,分享人生舞台,才能王中生王,化解内部强人的潜在威胁。

     近来,万明坚从TCL空降到长虹,掌控长虹旗下的国虹通讯。完成了其个人职业生涯中的重要转变。对于曾将万明坚造就为风云人物的TCL来说,昔日手机业务的领军人物,却变成了未来的强大对手。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,而这只是冰山一角。 

  从伊利出来的牛根生,成为伊利最大的对手;为万家乐做配件的卢楚其,日后发起“两万之争”,成为万家乐最强大的对手,从小霸王出来的段永平,其创立的步步高更是使小霸王无立足之地。在这些企业中,出现了一个奇特的“赫鲁晓夫”现象:就像一个政治体系内的修正主义者一样,企业未来最强大的对手,往往也是从企业内部产生。

  是什么原因使这些人自立门户,乃至最后成为最强大的竞争对手?他们经过了怎样的心路历程?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,又有何种启示?

  惊醒卧榻之旁的猛虎

  从内部产生未来的最大对手,对于企业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挫败。很多企业的眼睛,也因此一直盯着那些具备崛起潜力的能人和强人。毛泽东说,我们要谨防身边躺着的赫鲁晓夫。但是,赫鲁晓夫本来只是在卧榻之旁酣睡,往往是企业自己把猛虎从沉睡中惊醒。具有讽刺意义的是,那些未来的强大对手,往往是在企业内部被逼得无安身之地,在悬崖边上,为求绝处逢生才揭竿而起。

  牛根生的崛起历程,也许能够给我们带来某种启示。

  在某种程度上说,伊利和蒙牛的同城争霸,其实是伊利自己逼出来的。当年牛根生在伊利主管生产和销售,伊利80%以上的营业额来自老牛主管的各个事业部。一时威望如日中天,甚至在一些行业会议上,很多人邀请的是牛根生而不是郑俊怀,在伊利内部,牛根生慷慨厚重的为人之道,也使其拥有大批追随者。按照通常的说法,牛根生已经开始“功高镇主”了。这些,都让郑怀俊逐步心生嫉恨,于是,郑俊怀开始了对牛根生的雪藏,最后,弄到牛根生身为副总裁,连500元钱的报销,都要受到牵制,才明白郑俊怀原来要致自己于死地,于是,只好离开了伊利。

  后来,牛根生集合一群被伊利免职的人说,既然他们赶尽杀绝,就让我们另造伊利吧。于是,蒙牛就此诞生,几年之后,更成长为伊利的主要竞争对手。卧榻之侧的沉睡者,已变成了斑斓猛虎。

  如无当初的赶尽杀绝,又何来今日的蒙牛?如果牛根生在企业内还有一块立足之地,不到万不得已,也不会出走。追寻成功者的脚步,人们看到的往往是辉煌灿烂,却忽略了其崛起的初衷。

  同样,在热水器行业上演的“两万之争”,在某种意义上,也是拜万家乐所赐。当年根本就没有万和,万和的创始人卢楚其,在万家乐的鼎盛时期,还是万家乐的配件商,帮万家乐搞技术研发,后来,他发明了一种新的打火技术,市场前景非常广泛,于是极力推荐,要求万家乐启用新技术,谁知万家乐当时的产品根本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,哪有兴趣理这个?四处游说碰壁后,卢楚其对万家乐绝望了,遂另起炉灶,成立万和,当年,万和就凭借被万家乐抛弃的技术崛起,几年后,更取代了万家乐的霸主地位。

  生命意志的张力与商业帝国的崛起

  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

  陈胜、吴广在两千年前的呐喊,在某种意义上诠释了历代王朝更替时,举事者的最初心理动因。同样,在无数的商业帝国背后,我们也往往能够看到创立者喷涌的生命力。深藏于心底的原始雄心,张扬生命意志的强烈愿望,才是商业社会不断前进的深层人性动力。

  如果没有盖茨“让每台电脑上都运行微软的平台”的雄心,今日的微软帝国就不会存在,如果没有埃里森争强好胜的个性与勃勃野心,今日的甲骨文也不复存在;放眼国内曾经的商业英雄,任正非,史玉柱,乃至后起的黄光裕,陈天桥等辈,在他们的身上,莫不张扬着蓬勃的生命意志,而在他们的勃勃雄心背后,华为、巨人,盛大,国美等商业帝国也拔地而起。

  “天子宁有种乎?兵强马壮者为之耳”。于是,当自己实力强大后,那些内部的酣睡者开始惊醒,奋然而起,乃至自立门户,在商业社会中寻求生命意志的张扬。

  当年的李一男出走华为时,很多人感到非常不解。在当时的华为,李一男不仅是任正非的爱将,在生活中也情同父子。任正非对这个神似自己的年轻人寄予厚望。并且一度将其视为自己的接班人。但是, 2000年,李一年在而立之年突然出走华为,北上创立港湾科技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  若非异常之志,有几人会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?当很多人为李一男惋惜的时候,在李一男的眼里,挣脱任正非的阴影,展翅高飞,才是他真正的梦想。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!

  在某种意义上说,万和的创立过程,也带着卢楚其对万家乐不服气的意味。据说卢楚其决定自立门户时,曾召集几兄弟开会,在诞生之初,卢楚其便定下了超过万家乐的目标。万和之名中与万家乐一样带一“万”字,暗含了卢发誓超越万家乐的野心。万和最后取代万家乐在十年之后,其萌芽却在创立之初。

  人们往往习惯于在那些商业帝国的传奇背后总结出无数的“企业之道”,企望从中探求所谓“成功秘籍”。真相却往往很简单。原始的雄心和生命力,远远超出所谓的成功之道,所谓宏图伟业,不过是证明自己当初“有种”。这是一种荒谬,却更是一种真实。同时,这也是未来对手从内部产生的更深刻的人性根基。

独霸天下与王中生王

  企业未来的最大对手,往往是当年的“功高震主”者。这是一个引人深思的现象。 

  在某种程度上说,造成企业内部强人出走的,正是老板本人。无论对于企业老板,还是对于企业内部的强人来说,企业都是他们自我实现,张扬生命意志的舞台。但是,很多老板多老板看不到这一点。他们不仅要当老板,还要当帝王,把自己看作企业的国王,唯一和永久的领主,要独霸天下。

  深究这一现象的本质,在于企业家心底的对于权力的贪欲。贪权之恶,其普遍表现,就是怕能人,特别是怕不听话的能人,怕威望高功劳大的能人。怕什么?怕他们抢走了自己的光环,夺走了自己实现自我的舞台。人性中对于名望和权力的贪欲,使其无法与别人共享人生舞台,也无法容忍别人的自我实现。既然把自己当作企业唯一的领主,所有人只有服从自己的意志,做“王臣”才能生存。于是,打压能人,剪除功臣,整肃不听话的人,便成为中国企业家们常作的恶。

  当年的牛根生所在部分可以创造整个伊利80%的收入,但对于郑俊怀来说,更重要的是“枪秆子在谁的手里”的问题。同样,陆强华可以使创维的业绩在4年内翻6倍,但是, 对于黄宏生来说,更重要的是在创维这个王国中的操控权,一种傲视众生,意气纵横的感觉,一种按照自己意愿来玩转地球的酣畅淋漓。但是,陆强华的功绩和声望,使黄宏生对创维的操控能力受到影响,其意志并不能时时畅通无阻。于是,黄宏生要张扬自己的生命力,必然会致力于消除陆强华巨大身影的笼罩。 

  企业家与内部强人的冲突,最后演变了生命意志的对抗。企业内部强人在自我实现的舞台被剥夺后,只有选择离开,结果,企业内部功高才大者,往往演变成未来最强大的对手。

  国内企业家的天花板,在某种程度上,就在于对于人性之恶的屈服乃至纵容。很多企业之所以做不大,很大程度上,就在于不能完成“自我实现”的大同。不能完成普遍的人性解放。 

  相对于伊利、创维、小霸王等把内部强人变为外部竞争者的企业,宏基则是将内部强者推上王座,实现“王中生王”。 

  当很多企业家将权力牢牢抓在手里的时候, 施振荣从一开始便采用分散架构,进行充分授权,为强者提供更大的舞台,最后的结果是宏基、明基、纬创天下三分,宏基系则更是“小基丛生”,王中生王,龙行天下。  对于当年有“功高镇主”之嫌,且桀骜不驯的李锟耀,施并没有因为要维自己的权威而压制,相反,他给了李锟耀足够的舞台,甚至放其在明基单飞。成全英雄人物的鸿鹄之志。这种容强的胸襟,使其将强人化为内部的王者而不是外部的敌人,泛宏基系也成长为华人世界最大的IT企业集群。 

  宏基能够王中生王,很大程度就在于施振荣对于人性之恶的克制。以自我的适度抑制,换来整个企业的兴旺,以人生舞台的分享,把内部的强人化为新的王者。可惜,很多企业家更多的是对于这种贪权之恶的驯服,乃至极力纵容和维护,只想独霸天下,不愿与人分享舞台。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,最后把能人逼成敌手,戕害自身。 

  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和有所超越。才能造就真正伟大的企业家。

  宿命的轮回与超越 

  中国人常说,多年的媳妇熬成婆。

  于是,我们看到的是,一代又一代的媳妇,在年轻的时候,受到婆婆的压制与欺负,在岁月的消磨中慢慢变老,直到自己的儿子成家,成为婆婆后,再回头去压制自己的儿媳,代代轮回。恶报不止,这就是中国女性千年的宿命。

  当年因为股份制改革而失败而离开小霸王的段永平。在一水之隔的东莞自立门户,成立步步高,几年之后,取代小霸王成为新的行业龙头。此时的段永平,已经从当初的叛逆者,成长为新的商业王国的领袖。

  已经从“媳妇”变成 “婆婆” 段永平,如今在他的步步高里,是否也是那个无法跳出宿命的“婆婆”,把企业的财富握得紧紧的?

  在步步高,开始时段永平占了大约70%的股份,经过几年的稀释,段永平的股份已经不到原来的四分之一。其余的股份,全部送给了员工。财散人集,两年后,步步高开始迅速崛起,直到成为新的行业霸主。

  段永平这位昔日的“媳妇”没有走当年“婆婆”的那条路,而是打破了宿命。

  打破宿命的,还有牛根生。

  这位当年因为“功高震主”而被迫出局的伊利弃将,在创立蒙牛后,进行了散财和散权的双重努力。

  牛根生一直坚持 “财集人散,财散人集”的理念。蒙牛上市后,牛根生本人是所有在香港上市的内地民营企业中持股最少的董事长。2005年初,更设立了老牛基金,将自己的个人股份都让出去。

  在散财的同时,牛根生更开始了散权。牛根生较低的持股比例,使董事会内比较容易形成权力制衡机制。同时,牛根生让出总裁的位置,只担任董事长,并计划到2008年的时候彻底连董事长也不干。相对于自己老领导郑俊怀的独断专行,牛根生对于权力更多的是自我抑制。

  作为权力贪欲下的被害者,牛根生并没有依葫芦画瓢,而是相反,挣脱了贪权之恶,散财放权的结果,是蒙牛的突飞猛进,几年时间便崛起为乳品行业的巨头,成为中国最具成长性的企业。

  商业社会的改变,总是存在着无数个体生命的改变之中。在某种意义上说,对于个人宿命的突破,对于落后的商业基因的改变,对于人性的不断超越,才是商业进步的最终动力,世代变迁,不是岁月轮回,而是凤凰涅槃,这才是商业社会的希望所在。

  原文发于《东方企业家》杂志